下载樱桃红

回到勉政殿,丁不动,似乎在等待着皇上自己的说辞。

果然皇上喃喃说道:

“那么多女人,叽叽喳喳的,想想朕头都大了,再说了早晚是朕的女人,让她先体验一下这后宫的氛围也好。”皇上说完,嘴角一弯,狡黠笑着。

“呵呵,皇上说的是,”丁贼贼笑着,“就怕这外面来的不懂这后宫的规矩,得吃点苦头了。”

皇上一扭身,道:“那你还不赶紧去瞧着,也不能让你丫头受气太重。”

“是,”丁一溜烟的跑出去。

皇上一愣,半晌笑说:“这老家伙,腿脚真利落。”

锦翠阁。

“沁妃娘娘驾到~颜妃娘娘驾到~蓉妃娘娘驾到~恬妃娘娘驾到~”

高蓝只听门口的太监叫唤连起,弄的自己的心头也跟坐过山车一般起伏不定。

“妈呀!来了这么多娘娘,自己的后宫宝典够用吗?”顿时有些慌乱,“不管了,反正谁敢欺负我试试!我可不是紫薇任人乱扎针!”

想完,脸上努力摆出一脸横气,端坐在正面座椅之上。

少女洁白冬日写真用棒球热身

很快,却被涌入的阵势愣住,一下子,脸上随即见风使舵般,换上毕恭毕敬的表情:“高蓝拜见各位娘娘。”

此刻,只见四位依次进来的娘娘,都仿佛被点穴一般立定,眼睛直勾勾的盯住面前的高蓝。

各自在心中感慨眼前这女子的容貌:

“这世上竟然有此等绝色容颜!”

“这容貌,唉,自愧不如!”

“天啊!这是仙女下凡吧!”

“怪不得暮恒哥哥会被她吸引……”

……

高蓝见状,小声试探:“各位娘娘?”

这才把那些点了穴般灵魂出窍的人给唤回来。

“大胆,你这一介草民,见了我们各位娘娘,竟然不行大礼,”恬妃身边的丫鬟晓燕尖叫着嗓子手指高蓝。

那尖叫的声音跟小狸猫有的一拼。

“得罪了,各位娘娘,小女子初来乍到这宫中,并不知晓这宫里的礼仪规矩,”高蓝赶忙解释。

“哈哈,不晓得,”恬妃冷笑几声,坐下,对着身边晓艳说道,“你去教教这个不懂规矩的人。”

旁边的几位娘娘也顺势坐下,一张张瞧热闹不嫌事大的面容毕显。

那晓燕狗仗人势,立马摆出一副凶神恶煞,趾高气扬的嘴脸,只冲高蓝走去。

瞪大眼睛,一声高喝:“跪下!”

高蓝见状,心想:这可不就是年轻版容嬷嬷嘛!呵呵,你还真当我是夏紫薇啊。

于是头一昂,双手笼袖:“我连父母都没跪过,我会跪你?开什么玩笑!”

众人没想到高蓝是个如此角色,都以为会被舒舒服服的解气,没想到如此美丽的容颜下竟然是个刺头儿。

晓燕被激,愈发神气:“大胆!在众位娘娘面前,你敢如此无礼!”说完,袖子一撸,准备上手去扇耳光。

高蓝一个轻松躲闪,她一趔趄,就这样总是扑空。一时脸上的怒气夹着尴尬愈发难看了。

蓉妃见状,阴阳怪气的说着:

“恬妃妹妹,我听说这位姑娘可是江湖人士,有功夫的,你这一个小丫鬟,哪里是她的对手啊!”

听完,恬妃立马对晓燕喝到:“回来!别丢人现眼了。”

随即对高蓝阴柔道:“既然丫鬟收拾不了你,来人那!”恬妃说完,屋子立马进来两个训练有素的小太监,“丰亮,丰木,给我拿下她。”

高蓝看着进来的两人,微微一笑:“这可是你们先动手的,别怪我下手太狠!”

这时,外面盯着的丁急的直跺脚:“坏了,坏了啊,这都把丰亮,丰木都叫进去了!要出大事了,出大事了!你们,都进去拦着,我这就去找皇上。”

还没等走出几步,只见丰亮,丰木就被踢出了外面来,东倒西歪躺了一地。

丁瞪大眼睛,不敢相信……

恬妃气的眼睛睁的老大:“你们还不给我起来!废物!没用的东西!”

这时,许久不出声的沁妃终于起身,柔声安抚道:“恬妃妹妹,何必为这点事生气!我们是来认识这位妹妹的,又不是来比武的!这要是传到皇上耳朵里,还以为我们是那种争风吃醋,心里容不下别人的女人呢。”

“是啊,我们后宫里的都是姐妹,将来也都是伺候皇上的人,何必如此难堪!”颜妃,蓉妃也都劝解。

沁妃随即转向高蓝,温和笑着:“这位高蓝妹妹,你也别介意,这里毕竟是后宫,后宫有后宫的规矩,恬妃妹妹的父亲是天下兵马大将军,性子烈了些,这我们都知道,你啊也别跟她太过计较。”

高蓝见这位沁妃语气中肯缓和,于是作揖:“沁妃娘娘说的是,高蓝不敢。”

三位娘娘这才推搡着不甘心的恬妃离去。

等她们都离开,高蓝这才坐下松了口气:“艾玛,女人真难缠。特别是后宫的女人。”

刚说完,突然瞥见刚刚沁妃坐的位置有个东西,起身,拾起。

“是白轻盈写的信,他们找到这里了?不愧是我的好兄弟。”高蓝忍不住叫出。

丁公公把锦翠阁里看到的一一回禀皇上。

皇上先是吃惊,半晌悠悠道:“这个丫头,果然跟宫里的女人不一样,不按常理出牌,哈哈朕喜欢!”

皇上满脸欣喜。

几位娘娘一起来到了最近的文鸢阁。

恬妃双手叉腰,愤怒不已:

“你们几个就知道看热闹,就让我一个人在对付她。”

“妹妹,你误会了,我们并非看热闹啊,”

“是啊,是啊……”

几人连忙辩解。

沁妃喝了一口茶,眼神微亮,缓缓道:“经过今天这一闹,想必姐妹们也瞧见了那高蓝的厉害了,不仅容貌在我等之上,还身怀绝技,以后我们还是跟她和平相处吧,以免将来她得了势——”

“那我们就不给她得势的机会!沁妃姐姐,何时变得如此胆小了?你可是从小陪着皇上一起读书长大的,最得皇上宠幸,如今眼瞅着被这样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野丫头夺了宠,心里可甘心?”颜妃的声音如春雨一般,润物细无声。